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维修

情妇同居:毁掉了自已的幸福婚姻

来源:你爱车   浏览量:2   发布日期:2020-02-28

情妇同居:毁掉了自已的幸福婚姻

主角:心枝

年龄:20岁

他很少说话,经常是待个把钟头,穿好衣服喝完汤,就走人。也不知他施了什么法术,让我感到自己已经不能没有他。

糊涂中爱上一个已婚男人

我生在襄樊城郊,家境普通。高中毕业后进城打工,先是在襄阳一家大酒店的餐厅当迎宾小姐,因为言辞得体,举止文雅,不久升任大堂领班。

去年春天,我所在的酒店里来了一位常客,非常照顾我的生意。他是武汉来的,建筑承包商,40多岁,一口黄陂腔,为拉工程项目常在酒店请客,出手阔绰。一来二去,我们也就熟了。

我从没谈过朋友,他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交往甚密的男人。他虽说其貌不扬,但他身上持久的热忱感染了我,我开始不止一次地赴他的约会,接受他的馈赠。

终于,在盛夏的一个深夜,我鬼使神差地跟他去了他常住的宾馆

直到和他发生关系,我都不知道他是否有家。后来,我终于知道他已经结婚十多年了,有一个女儿判给他发迹前在黄陂老家的前妻,和现在的妻子还生有一子,年方5岁。

堕胎的刺痛令我心有余悸

知道他的婚姻状况后,我有些不舒服。他却说,是真心喜欢我。他说,自己是靠老丈人的资产混出来的,现在公司股份的大半都在现任老婆名下。和老婆在一起谨小慎微,生怕得罪,那哪里是什么爱?只有和我在一起,他才会感到轻松愉快。我居然也就信了他。

他的公司总部在汉口,来襄樊只是出差。从那以后,他每月定期来探望我一次,我则翘首以待那几天。他在襄阳给我租了一套房子,还送了我一部手机,平时,我们就通过手机联系。只是,他的手机经常关机,他也没有把家里电话告诉我,通常是他想找我一定找得到,我想找到他却不一定。

今年元旦一大早,我莫名呕吐。请假回到住处,买来早孕试纸一试,吓了一跳。我从未经历如此大的变故,身边又无人倾诉,赶紧去医院,结果确诊怀有两个月身孕。

我终于拨通了他的手机,他要我打胎。我说不敢,非要他来。他答应三天内赶到,却食言了,手机又不通。我决定先做人流,再去汉口找他。

腊月二十八,天寒地冻。我的心比外面的天还冷。在姐姐的照顾下,我生平首次堕胎。那刺骨的痛,至今心有余悸。姐姐替我保密,爸爸妈妈至今不知情。

我辞职被他租屋包养

春节一过,我就辞了酒店的工作,只身来到汉口。也不知他施了什么法术,我感到自己已经不能没有他。好在他开着手机,我一下火车就跟他联系上,他立刻在一个小区租了一套像样的房子把我安顿了。

只是他不再像在襄樊时定期来看我了,他经常很长时间不打照面,说是生意忙或家里有事,有时有了空闲或者和老婆闹了别扭,他又会三天两头甚至天天往我这儿跑,只是从不过夜,总是按时回家。每次,他来之前,总会电话通知我回住处,我闲着无事可做,常常心甘情愿地煨好一罐汤等他。

每次他来,我都有一肚子话想要对他讲,而他却没有了当初追我时的激情。他很少说话,经常是待个把钟头,穿好衣服喝完汤,就走人。

每次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心中依依不舍,却从不跟踪,尽管他给我的钱足够我打的追查我不想给他惹事。我也从未提出让他离婚娶我,有一段时间,我真的觉得和他这样就足够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