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美容

旗袍诠释了我外婆的爱情

来源:你爱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19-10-21

我从小和外婆一起居住在一个很古老的小镇上,当然在这个美丽而多情的古镇上,还有我的旗袍爷爷和旗袍奶奶。有一条街道穿横在古镇中央,把古镇一分为二,街道两旁都是商店,商店背后是一排排的民居。我外婆的家住在街头右边第三排第一栋,而我旗袍爷爷的家居住在街尾右边第一排,而每次从我外婆家到旗袍爷爷家都要穿过古镇那条悠长的街道。

打开外婆的门,看到的是一个古老,而朴素无华的小院子。院子里种着一株古老的桂花树,据说那株桂花树是我旗袍爷爷和我外婆小时候一起种下的,它见证了我外婆和旗袍爷爷曲折的一生。穿过小院子就到我们居住的地方,家里最大的一个房间是我外婆的更衣室,她从来不让我们进她的更衣室。就连从小在她身边长大,也是她最疼爱的外甥女我也不例外。直到我外婆九十二岁瘫痪了之后,我才有机会走进他的更衣室,当然,这是后话。

我的外婆是古镇上公认的旗袍皇后,不过不是因为我外婆拥有一千多件的旗袍,也不是因为我外婆的每一件旗袍都是独一无二的,更不是因为我外婆是古镇上第一个穿上旗袍的人。当然,也不是因为我外婆人有多漂亮,身材有多好,穿上旗袍后有多美。更不是因为我外婆把旗袍当成了她的命根子,而是古镇上的人们认为我外婆诠释了旗袍的美,诠释了旗袍的独一无二,更加诠释了旗袍的高贵典雅,可是我却认为是旗袍诠释了我外婆的爱情。

从我记事起,无论是谁拿了多么贵重的东西给我外婆,只要是我想要,她都会给我,唯独是旗袍。外婆从不让人触碰她的旗袍,不过儿时的我是如何的哭闹,长大后的我是如何的不满,外婆只是一如既往的坚决。

外婆对旗袍的呵护,让儿时的我羡慕不已,外婆的旗袍要是被弄脏了一点点,外婆就会非常的心痛。所以小的时候,我都喜欢把自己弄得很脏很脏,希望可以引起外婆的心疼。可是看到脏兮兮的我,外婆只是微笑着叫我小脏猫,然后帮我收拾干净,曾经有一度我觉得外婆只爱旗袍而不爱我。

可是后来有一次,我的膝盖摔破流血了,外婆却比旗袍被弄脏了更加的紧张和心疼我,那时候我依旧觉得外婆爱旗袍胜过爱我。直到长大以后,我才明白外婆对我的爱和对旗袍的感情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记得小的时候,又一次外婆和旗袍奶奶聊天的时候说道,等我长大出嫁的时候,她就把所有的旗袍当成嫁妆送给我。从那时候开始,我每天都在渴望着快点长大,快点结婚,那样我就可以穿上外婆设计的独一无二的旗袍了。可是长大以后,我才发现我生活在一个很幸运,而她同时更是个激情而自私的时候。我永远也无法经历像我外婆和裁缝爷爷那样无私而跨世纪的爱情。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他们生活在我出生的这个时代,那么他们之间的爱情是否还会那么的长久,那么的坚固呢?!我想不会的,他们的爱情之所以那么长久,那就是因为他们的爱情经历过磨难;所以他们才会更加理解,以及更加珍惜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像是风雨过后,才可以见到的彩虹一样。

长大之后,我才明白外婆的每一件旗袍都是独一无二的,除了我外婆,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可以诠释我外婆的旗袍里所蕴含的爱。我外婆的旗袍都是她自己设计的,我旗袍爷爷一针一线亲手缝制而成的。外婆每个月都会设计两套旗袍的款式,拿到旗袍爷爷那里做旗袍。小的时候,我总觉得外婆画的东西很美,可是当我从服装设计学院毕业后,我却发现外婆设计的图稿画得一塌糊涂,我想这个世界上只有旗袍爷爷才读得懂外婆的设计吧。

外婆平常很少出门,可是每个月都会风雨无阻的去旗袍爷爷那里四次。有好几次我看到外婆病的很严重,可是却依旧坚持要去旗袍爷爷那里,无论家里人怎么劝说也都无法阻止。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有一天我在旗袍爷爷的店里玩。那一天的雨非常大,又不停地打着雷,街上很多店铺都关了门,因为雨太大了所以街上都没有人。可是我的外婆却穿着单薄的旗袍,打着油纸伞,全身湿淋淋而优雅的来到了旗袍爷爷的店里。一如既往什么也没说,在原处拿了旗袍放下钱,什么也没说就走,甚至连看也没有旗袍爷爷一眼。旗袍爷爷在我外婆走后,一直盯着她早已消失了的身影,眼睛都湿润了。鬼姐姐www.guijj.com

外婆九十二岁的时候瘫痪了,舅舅们要接她去城里,她不肯。妈妈要接她去家里,她也不愿意。最后我决定回到古镇去陪她,一直坚强、高雅、爱干净的外婆,虽然现在每天瘫在床上,可是她却依旧喜欢穿着旗袍。而且她的旗袍要是有了一丝一毫的折痕,她就会非常的心痛。

每天,外婆都要坐在轮椅上带着我进她的更衣室,和她一起整理她那成千的旗袍。虽然外婆不再阻止我碰她的旗袍,可是在进更衣室之前,外婆都会逼我和她一起把手洗干净,擦干了才可以走进她的更衣室,这是外婆几十年来不变的习惯。在外婆的世界里,进入更衣室是一件非常隆重而神圣的事情。

小的时候,看到外婆隆重的把手洗干净,在擦干了才走进更衣室,我就觉得外婆的更衣室里一定藏了非常贵重的宝贝。那时候我就会拿着那只专属我的矮凳子走到外婆更衣室的窗外,然后跑到凳子上趴在窗户上忘了偷看。如果说外婆对我的爱,是宽厚的,仁慈的,那么她对旗袍的爱就是细腻的,无微不至的。她每天都会从衣柜里拿出一件件精美的旗袍,那些都是她年轻时穿过的旗袍。

她拿出旗袍的神情是那么的专注,就像正在做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她会把折叠好的旗袍轻轻的摊开,然后用手轻轻的抚平。外婆那种满脸幸福,眼睛里有着小撮的火苗在跳动,和旗袍爷爷在为外婆亲手缝制旗袍时的神情几乎一模一样。外婆专注的神情,轻柔的动作,好像她轻抚着的不是旗袍,而是恋人的脸颊。外婆拿出熨斗把抚平的衣服熨好,再轻轻的折叠起来,重新放回衣柜里。然后再从衣柜里*拿出另外的一件,重复着原来的动作。整个过程是那么的简单,可是我外婆却是那么的用心,动作是那么的轻柔,生怕弄疼了她们似的。

每日处理整理旗袍之外,外婆每个月还会设计两套旗袍的款式,去旗袍爷爷那里做旗袍。他们俩有的时候非常默契,就像外婆每次去旗袍爷爷那里取旗袍的时候。无论旗袍爷爷在做什么,他都不会看我外婆一眼,而我外婆每次都是连看也不看旗袍爷爷一眼。高雅的走进去,在固定的地方拿了旗袍放下钱就走,而旗袍爷爷却是连数也不数,就把钱收了起来,然后继续自己手头没有做完的事情。

他们俩有时却喜欢争执,外婆每次拿着自己设计的旗袍图纸到旗袍爷爷那里时,他们俩人都要争执半天。

有的时候,他们在为一颗扣子的款式而争执!

有的时候,他们在为旗袍上的一个小饰品争执!

有的时候,他们在为旗袍上的花色而不停的争执!

有的时候,他们会为旗袍该长一寸或短一寸而争执到面红耳赤!

也有的时候,他们在为该用哪一款面料来做旗袍而争执半天!

还有的时候,他们会为该用什么样颜色的面料而争执!,

更多的时候,我觉得他们在为争执而争执。有的时候,他们会争执到面红耳赤,有的时候,他们会争执到快要打架的程度。不过争执归争执,终究不是争吵。无论他们争执到了什么程度,争执的结果是什么,每次争执完的时候,他们都会相视一笑。似乎争执完了之后,他们的感情更加的融洽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没有人会相信平常连讲话都不大声,从不与人脸红的他们,会那样的争执。在他们第一次争执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出来给他们解围,可是时间久了,古镇上的人也就见怪不怪了。没有人能理解他们的争执,就连我的外公和我的旗袍奶奶也无法理解,所有人只能把他们的争执理解为他们对旗袍的执着与认真。

当我看到两个九十几岁的老人在那里为着争执而争执时,我没有像古镇上的人一样见惯不怪。在他们争执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的眼睛都紧紧的盯着对方,似乎想要把对方融入自己的眼睛了。六十多年了,他们两从来都没有好好的说过话,每回见面不是什么也不说,就是在不停的争执中度过。可是他们的眼神却在向对方诉说着对对方的爱与相思。虽然他们自己的爱情很平凡,既感动不了天与地,甚至感动不了人。可是他们依旧用真心在爱着对方,爱了整整八十多年。

我外婆每天都很用心的画着那些只有旗袍爷爷才看得懂的设计图,而旗袍爷爷每天都把自己的爱与思念一针一线缝进了旗袍里。而我外婆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有生之年,一个月风雨无阻去旗袍爷爷那里四次。无论旗袍爷爷每天多么的忙碌,他都会为我的外婆亲手缝几针旗袍,而我外婆除了把旗袍当成命根子,还每天坚持把旗袍穿在身上。他们把对对方的爱变成了一种生活习惯,无时无刻不存在。

小的时候,我时常会好奇的问外婆,为什么不把图纸带过去给旗袍爷爷,再把做好的旗袍带回家来呢?!那样一个月就不用去四次了,就可以只去两次了,可是外婆只笑不语。那时候,我觉得外婆很傻。可是现在,我却觉得外婆很伟大。

古镇上的人都叫我外婆旗袍皇后,叫我旗袍爷爷为旗袍王子。小的时候,我单纯的以为那就是他们的名字,长大后才知道那是他们两的外号,关于他们的外号,那是来源于很多年以前发生在他们俩身上的一件真实的故事。

我外婆和旗袍爷爷是一对亲梅竹马的恋人,可是我外婆的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为她定了一门亲事。在外婆十七岁的时候,就要嫁给我的外公了。那年,我的裁缝爷爷十九岁,他含着泪为我外婆缝制了嫁衣,就消失了。

我外婆含着泪穿着嫁衣嫁给了我外公,直到我外婆的父亲去世之后,我外婆才回到了离开多年的古镇,从此,再也没有踏出过古镇半步。

一年后,消失多年的小裁缝也从外地回到了古镇,从此,再也没有踏出过古镇半步,这就是他们又一次默契的约定。小裁缝继承了他父亲的裁缝铺,不过开的不再是传统的手工裁缝店(所谓手工裁缝店,顾名思义就是用手一针一线的缝制着衣服),而是开起了从外地学会的旗袍成衣店,并带回了古镇上的第一家缝纫机。

小裁缝的旗袍成衣店刚开张的时候,在古镇上引起了轰动,每天门口都站满了来看热闹的人,只要一些好奇的小孩在小裁缝的成衣店跑来跑去闹着玩。店里没有生意,小裁缝却也不心急,他只是不慌不乱的裁剪着布料,又用缝纫机把裁好的布料快速的做成一件又一件精美的旗袍。看热闹的人们议论纷纷,有些人在议论缝纫机,有的人在议论着那些虽然精美却不实用,有不能穿的“裙子”。因为当时镇上的人还不知道那就是旗袍,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古镇上的人都叫旗袍为“裙子”。

其实在当时的古镇上有很多女人,在心里都渴望着可以拥有这样一件美丽的旗袍,可是谁也不敢走进小裁缝的成衣店。不仅是因为没有勇气,更是对一样东西无知的一种表现。而在当时,古镇上的女人因为要做农活,所以极少有人会穿裙子的。有些人在打赌小裁缝的成衣店可以开多久,当时打赌最久的那一个也是几个月,没有人会想得到小裁缝的成衣店可以开整整六十几年。当然,这是后话。当时,还有些老人在责备小裁缝的旗袍有伤风化,因为古镇上的女人一年四季都穿着长衣长裤,而小裁缝的旗袍却开叉到大腿根上,又是无袖。

可是就在这时,我的外婆推开了众人,像个高贵的女王一样,走进了小裁缝的成衣店。没一会儿,我外婆就穿着一件开叉到大腿根上的旗袍走了出来。古镇上的老人们都比我外婆和旗袍爷爷小,在当时他们几乎都是小孩。

他们回忆着说道:美,太美了,当你外婆因为怀孕而微凸着肚子穿上旗袍自信的走出来的那一刻,简直太美了。当你外婆穿着没有袖子,有开叉到大腿根的旗袍时,没有一个老人用责备得眼神去看她。男人们更是无法用带有邪念的眼神去直视她,也没有一个女人会用又恨又妒的眼光去看她,更没有一个小孩会用好奇的眼神去看她,每个人都在用惊艳的目光欣赏着她。她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美,似乎旗袍天生就是为她设计的。

我时常听到古镇上的老人们在谈论我的外婆,她们说我外婆几十年如一日。几十年以来,她们还从来没看到过第二个人比我外婆更适合穿旗袍了。在我外婆第一次穿上旗袍之后,旗袍就迅速的在古镇上流行了起来。而我的外婆顺理成章的成了古镇上公认的旗袍皇后,而我的旗袍爷爷则成了古镇上所有未婚女性梦寐以求想要嫁的对象,所以古镇上的未婚少女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就叫旗袍王子。

当我外婆第二次走进裁缝爷爷的旗袍店时,她就带去了她自己画的旗袍图稿,两人似乎回到了儿时一样,在不停的为图稿上的设计图稿不停的争执着。争执有了结果,两人会心一笑,外婆留下图纸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成衣店。

后来有一天,小裁缝的父亲找到了我外婆,他求我外婆帮他劝说已经三十多岁却不肯结婚生子的小裁缝,我外婆答应了。几天之后,我外婆请了小裁缝到古镇上唯一一家饭馆吃饭,定的是那家饭馆唯一的一间包厢。可是当小裁缝走进包厢里却没有看到我外婆,而是看到一个才十几岁羞涩的姑娘坐在包厢里,那个姑娘也就是我后来的旗袍奶奶。当时,小裁缝想要拔腿就跑,可是又怕自己这样一走不要紧,如果让镇上的人误会了他和我外婆之间有什么的话。到时候,恐怕会毁了我外婆原有的安稳生活。

一想到这里,小裁缝就留了下来,不过从那天起,他就戒酒了。因为几十年过去了,他依旧分不清那一夜他喝的到底是酒,还是泪,抑或是支离破碎的心。而与此同时,我的外婆坐在地上,抱着院子里的那颗桂花树哭了整整一夜。不知道是受凉了,还是因为伤心过度的原因,第二天外婆想从地下起来的时候发觉了不对劲。外婆的喊叫声引来了邻居,邻居们把我外婆送进医院,可是我外婆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保不住了,而且从那以后再也无法生育了。

不过没多久,旗袍爷爷就娶了那一夜我外婆为他牵线的那个姑娘,凡是认识他们的人都说他们是对相敬如宾的恩爱夫妻。很多人喜欢用相敬如宾来形容一对恩爱的夫妻,可是我却觉得旗袍爷爷和旗袍奶奶是对相敬如宾的夫妻,而不是对恩爱的夫妻。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从小在他们家里长大,可是他们两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有商有量,非常的客气。我觉得他们不像对夫妻,更像是对不大熟悉的朋友。哦,对了,我之所以会从小在他们家里长大呢,是因为他们夫妻两过去生过好几个孩子可都养不活。所以呢,我外婆就让我妈妈把我过继给他们夫妻两当孙女。

我认为真正的爱情,应该是像我外婆和我旗袍爷爷那样,有默契的时候,也有争执的时候。当然争执不是争吵,就像我外婆说的那样,争执时对一件自己认为对的东西的一种执着月坚持,而争吵却是无理吵闹的一种表现。

外婆最后一次都旗袍爷爷那里拿旗袍的时候,他们两个破天荒的说了话。那一天我推着外婆离开了旗袍爷爷的店铺时,外婆突然双眼含着泪转过头去看着旗袍爷爷,说道:“我以后不能再来了,如果有来生,希望我们可以不要再见了。”她似乎意识到了死神的降临,不过我知道她不希望来世再遇到我旗袍爷爷不是因为他们今生爱得太累,而是她觉得今生负了我外公。如果有来生,她希望可以用自己的一生的爱去报答我的外公。

旗袍爷爷抬起了头来,他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缓缓的说道:“打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我这一生绝不会白活了,只是苦了小菊啊。”小菊是我旗袍奶奶的小名,如果有来生,我的旗袍爷爷会用自己一生的爱去答谢我旗袍奶奶今生为他的付出。他们两相视一笑,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

不知道是沙子被风吹进了我的眼睛里,还是我的眼里在我眼睛里呆了太久,偷跑出来透透气。总之,在他们两愉快的达成了协议的那一刻,眼泪顺着我的脸颊不停的流着。这一次是他们两人最后一次见面了,三天之后,我九十五岁的旗袍爷爷一睡就再也没有醒来了。第二天,旗袍爷爷死亡的消息传入了我外婆的耳里,她微笑着睡去,就再也无法醒来了。镇上关于我旗袍爷爷和外婆是对鸳鸯命的消息传开了,原本古镇上就有着关于鸳鸯命的传说,可是谁都没有亲眼见过。而今,我的旗袍爷爷带着微笑死去了,第二天,我的外婆在得知了他去世的消息,也带着微笑死去了。这也就是传说中的,一旦一个死了,另外一个也无法独活的鸳鸯命。

古镇上的人都说,一对有着鸳鸯命的人,才是一对真心相爱的情侣。古镇上的老人们很坚决的说:既然我外婆和旗袍爷爷很遗憾生不能同床,那么死后就必须同穴。古镇上的老人,不希望他们这一对真心相爱的情侣,永远分离下去。

旗袍奶奶把决定权交给了我,我流着泪拒绝了古镇上老人们和旗袍奶奶的好意。不是因为我狠心,其实我比谁都希望他们俩可以埋在一起。只是我知道如果我的旗袍爷爷,和我的外婆在天有灵的话,他们是坚决不会答应的。最后,外婆和外公埋在了一起,旗袍爷爷埋在不远处,他的旁边留了个空位,那是留给旗袍奶奶的。

我们古镇上有个不成文的习俗,那就是人死后,她生前穿过的衣服,睡过得床上用品都必须集中到河边烧掉。我把外婆的床上用品给全烧了,并从旗袍爷爷的店里那里一些旗袍换掉了我外婆生前穿过的旗袍。

当天晚上,我乘着夜色,从我外婆的坟头开始挖去,一直挖到我旗袍爷爷的坟头。挖了整整一夜,终于挖出了一条足够长,足够深的渠道,我把外婆的旗袍一件件放入渠道里埋了起来。在埋之前,我曾数了数外婆的旗袍,外婆的旗袍整整一千五百八十八件。她们每一件都是那么的独一无二,她们每一件都曾诠释过我外婆和旗袍爷爷之间的爱与思念。

查看更多:《乡村鬼故事大全》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