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理赔

青骓手记之谐杀

来源:你爱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19-10-21

“什么味道?”我皱着鼻子,发觉车上一股蒜味,“你刚才吃的什么?”

“拉面......哦,不。”武藤将车门关上,“美国加州纯手工抻面佐......日本北海道顶级和牛......”

“那是什么?”

“拉面。”武藤嘴里蠕动着,“吃拉面就是得配蒜呐,怎么,我吃了这么多口香糖还有味道么?”

武藤将手放在嘴前哈着气,又用手挡着闻了闻,然后厌恶的向后躲着:“还是再吃一片好了。瞧,这是我从拉面馆顺的......”他将口袋里的蒜展示给我瞧,“你知道现在大蒜多少钱一斤吗?”

“多少钱?”我启动了车子,然后将车窗打开,车子里的空气好了许多,冷风从车窗灌进来,发出“呼呼”的声音。

“九块。”武藤提高了声调,“反正我是买不起。”

“今天工作完你就买的起了。”我将话题一转,一只手指着胸,“你知道这里用天津话怎么讲吗?”

“怎么讲?”武藤摆弄着他的枪,那是一种比较老式的手枪,他用了很久。

“个个。”

“哥哥?你又不是天津人,你怎么知道这么讲?”

“不是哥哥,是个个,四声。杨哥跟我说的,他可是地道的天津人。”我向他解释着,前面是红灯,我将车速慢慢降下来,“我第一次听到他说时,也误会了,我也以为是哥哥。”

“哪个杨哥?”

“就是有时候领钱的时候会遇到的杨哥啊,小矮子,说话结巴的那个。”我向他描述着,“你每次领完钱就走,难怪你不认识他。”

“我认识你不就行了,认识他做什么,没准哪一次要干掉他。还是不认识的好。”武藤一颗一颗地往弹匣里压子弹,“这次报酬有多少?”

“二十,你十我十。”

“看那女的挺有钱的。”武藤歪着嘴,“才给这么点......”

“你看见了?这是违反规定的,下次不许了。”我嗔怒着,“也差不多了,你知道,这里扣一点,那里扣一点,就这么多了。”

“我只是路过的时候稍微瞄了一眼,不算违反规定吧。”

“对方听说是个小三,原配要做掉她,一个女的给二十差不多了。”

整理好工具,武藤又将目标人物的照片拿出来打量,“这女的瘦了吧唧的,也不知道哪里好......对了,你说为什么一直要让你杀女人呢,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啊马沙?”

“我哪知道,巧合吧。”

“我看这女的不像勾引别人男人的,长得还挺......贤妻良母?”武藤仔细的观察着。

“谁知道呢,你也别叽叽歪歪了,给钱就干是咱们一向的宗旨。”我拨了拨风吹乱的头发,“听说这女的好像跟她老哥一起住,她老哥在家怎么办?”

“干掉他。”

“是哪个干?”我笑着指了指他的枪,又指了指他的屁股,“哪个干呐基佬?”

“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同志,肥仔沙。”他向我展示着他的七色彩袜,“先干他再干掉他。”他指了指屁股又指了指枪。

“反过来好不好?”

“诶,也好。”武藤眼睛一亮,“没试过,试试也不错。”

“骑车要戴安全帽。”我冲他笑笑,“小心明天上医院。”

“你以为这是速溶咖啡吗?” 武藤将上衣口袋的一个小袋子拿出来展示,又放了回去,“随身携带。”

“我还以为是口香糖呢。”

“你真恶心。”武藤瞥了我一眼,“不过我喜欢。”

“同志,走开,我要停车了。”我将车停在路边,“走,上去吧。”

“这个时间人家也许在吃饭呢。”武藤看看表,“要不晚一点再进去?”

“1212,没错,是这里。”我看着门牌,“管他呢,我还没吃呢。”我一向不喜欢杀人前吃东西,怕肚子里翻江倒海。

“扣扣扣!”

“找谁?”隔着防盗门,一个女人对我说。

“把门打开,要不然打烂你的硅胶。”武藤总是这么粗暴。

我将门轻轻地关上,以免发出过大的声响,吓到这两个“受害者”,虽然他们早就吓到了。

“兄弟,你真不走运。”我望着呆坐在桌前的男子,“你是他哥哥?”

“是。”男子不知所措的回答着。

“你好。”我并没有拿枪对着他们,这样很不礼貌,只是插着腰,将腰间别着的枪给他们看,“武藤,快瞧,你小子还真说对了,他们真的在吃饭。”

“吃的什么?”

“饺......饺......子。”女人回答道。

“应该是中国皇家御用......呃......新加坡薄饼卷......呃......算了,就叫饺子吧。”武藤想了老半天,还是放弃了。

“大哥,我不知道得罪了你们什么......”

“你闭嘴。”还没等男人说完,我就打断了他的话,“我问你的时候你才可以回答,知道吗?”

男人点点头。

“我可以尝尝吗?”我说着。

“可,可以。”女人回答着,颤颤巍巍的将一盘饺子推到我面前,胸也在不停地晃。

“蒜得归我。”武藤将桌子上的两瓣蒜放进口袋,“要不然也是浪费。”

“茴香馅的,不错”。我话题一转,“你个个有多大?”

“26了。”女人回答着,“大哥听口音不像本地人。”

“武藤,你看她误会了不是,你告诉她,个个是什么意思。”我微笑着,尽量显示着绅士风度。

“个个是拉锁的意思,死八婆。”武藤回答着。

“你也是个傻子。”我看着自己胸前的拉锁,埋怨着武藤。我望了一眼女人,“看你这么瘦,八成是假的,我最讨厌假货了,尤其是女人。”我将枪拿出来抵住女人的胸口,这让她下了一大跳。

“本来雇主给我写了个便条,让我当着你的面念给你听,多半是脏话,我就不念了。”我微笑着,看着这待宰的羔羊,“大致意思可以转告给你,别再勾引别人老公了,那人是谁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她给你多少钱,我可以给双倍,求求你别杀我!”女人大吼着,“我没有勾引人家老公,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说多了也无意。我们是有素质的杀手,拿钱杀人,不要小看我的职业素养。”“呯呯”两声过后,女人胸前多了两个弹孔,“还真是假的,水都流出来了。”我将枪放回腰间,对武藤说着,“伙计,给你五分钟,我在车里等你。”

“用不了,三分钟就够了。”武藤冲我嘻嘻笑着。

我刚关上门,就听见屋里传来一声闷响。

“真他妈恶心,基佬。”我点上一根烟,向楼下走去。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