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理赔

厕所遇鬼事件

来源:你爱车   浏览量:2   发布日期:2019-10-21

毓华中学有一座已经废弃多年的厕所,独立在室外,孤零零地躲在两棵大榕树的后面。

凉风习习,叶子剪碎光在斑驳墙上都投影。偶尔飞来几只乌鸦,冲着经过的同学,扯着嗓子嘶哑的叫了几声,又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而近来,校方又有新动作了。

他们打算将那座旧厕所拆掉铲平,重新铺上水泥,在那个旧厕所的位置建一个台子,用来放置孔子塑像。

“诶,学校是疯了吧?”柯思桐同学咬着吸管,喉结上下动着,时不时发出咕噜咕噜喝着饮料的声音。

“我才知道原来孔子那么重口,学校再次刷新了我对孔子的认知。原来孔子除了是个活了130岁的老妖之外,改喜欢蹲茅房!”郝初俊朗的脸上流露出明显的厌恶嫌弃。

“毕竟学校太小了。不放那里也没地方放呀!”丘博潇蹲了下来。无奈地摊开手掌。

他们此刻站的位置是在那座旧厕所的斜对面,厕所外面差不多五十米处就是操场,从厕所方位看,教学楼在操场左面,操场左边边缘处摆着由两个废弃的讲台拼成的主席台。风雨侵蚀,主席台早已破烂不堪。

“这么小个学校,还要求我们住宿!简直脑子有毛病!”柯思桐同学埋怨道。

他们还在嚷嚷着说着什么,而万冯怡已经没有耐心听下去了。她随手将自己的长发绑起来,用力揪下面前挡住自己的树上的叶子,一边撕成碎片一边转过头,对趴在树上恨不得飞过去听的常糖埋怨道:“小糖,你要是喜欢就去告白呀!你又不说,人家怎么知道你喜欢他?”

一听这话,常糖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讲话都开始结巴了:“我我我,我也,也知道呀,可可可,可是他已经有,有喜欢的人了呀!你,你不也知道嘛!”

“谁?”万冯怡一脸茫然。

“啊?”常糖疑惑地叫了声,想要说出名字,可脑子忽然一片空白。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似的,记忆里好像的确没有这样的一个女生存在。

那么------自己又怎么会有种莫名的感觉呢?

“我,我,我忘记了。”常糖皱着眉头回答道,“可,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哎呀,别胡思乱想了!总之就这么决定吧!我帮你把郝初约出来,就今晚十点!你和他讲清楚吧!”万冯怡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大步地走了出去。常糖还想制止,可心里滋生出一股莫名的期待,也就任由她去了。

得知自己因为家里资金不够不能去外地上学,只能来这个有鬼怪传闻的学校读书的时候,常糖几乎哭得晕厥了过去。完全是身为从小玩到大的好友万冯怡每天都来叫她,和她讲在学校的一些有趣的事情有趣的人,诶对了,还有那个让万冯怡心花绽放的人引起了常糖的兴趣,才会来这个学校读书。

才会喜欢上逗比又帅气的郝初同学。

而且如果万冯怡去约的话,那么肯定是可以成功的,毕竟她和郝初同学关系也是很融洽都。常糖不禁开始幻想和郝初同学夜里在榕树下谈心的画面了。

夜里十点整,徐风阵阵,寂静的校园显得有些瘆人。F赶到主席台边,有些害怕地看着四周。等了半天,也没有见到郝初的身影。

难道他有事来不了?常糖有些担心地猜测。

又等了差不多半小时,郝初还是没有来。她掏出手机,刚要打开屏保,忽然听到一阵手机铃声,忽远即近,幽幽洋洋从旧厕所的方位传过来。

常糖浑身的寒毛猛然竖起。耳尖得,听到有女声传来,好像在打电话。

“嗯,嗯。我,知道了,我,立马回去。”普通的一句话,好像花了半刻钟才讲完。紧接着,就听到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常糖松了一口气。抬手摸了摸脸,结果摸出一手的冷汗。

“听说啊,这个学校之前死过人的哦,好像是在那个废弃的旧厕所里面死的哦。之后好像就有传言说大晚上的有人听到过旧厕所传来一个女生自言自语的声音哟!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学生花名册里面总是会少一个人呢!”

忘记了是谁说过这样的话,此时清晰的仿佛就在刚刚才说。

“噗通!”一声,像是重物坠入井底,闷闷的一声重响,炸得她浑身一悚。她不可遏制地看向旧厕所,浑身发抖。

学校的井在后园,走过去至少要个几分钟,路上根本没个水池池塘,连厕所里面都没有!

风吹过,好像有人在自己脖子处吹了口气,常糖浑身发麻动弹不得。

逐渐的,好像转移到自己的脸上,眼睛,然后!

眼前忽然出现一张放大了十几倍,头发交结眼珠乱瞪血肉外翻的脸!

常糖甚至来不及尖叫,忽然脖颈被用力扼住,两眼一翻,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依偎在郝初身边的长发女生。

而自己,是短发!

“小......”

忽然间,紧握在手心的手机振动了下,意识渐渐抽离的时刻,记忆忽然涌入,一个被遗忘的名字占据了整个脑海。

但是来不及说出来了,长发女鬼张开已经没有了血肉的嘴巴,朝她咬了下去。

“嗯,结束了,我好寂寞呀------”女鬼转过头,被自己的长发缠绕的脸渐渐化成胶状,眼珠子往下垂着,看见地上掉落着常糖的手机,靠上前去,忽然诡异地笑了一下,脸变换成了常糖的模样。紧接着她将手放上手机,逐渐全身都融进的手机。

一刻钟后,手机恢复了原样。信息灯闪烁了几下,随后和黑夜一起步入沉默。

翌日,天刚蒙亮,一个长发随意绑起,带着得意笑容的女生信步走到主席台旁边。一切如往常一般无二,昨晚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只是------

她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轻松解开了锁,调来昨晚她发给F的最后的一条信息。

上面写着:

他来不了了,还是请你去陪陪安以轩吧。只有她在旧厕所里,怪寂寞的。

点击删除后,她顺手将手机放进口袋里面。

手机忽然亮了起来,屏幕上赫然出现常糖的脸,嘴角勾起诡异的角度,一缕青丝落在屏幕外头,开始了生长。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阴银匠》

《敲尸人》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