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动汽车

灵宠

来源:你爱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19-10-21

花晨夕月灵宠

晨夕自打来到这个神魔混乱世界,奇珍异宝已见过不少。

先不说她父君晨流魔宫里的宝物,早是多不胜数的,就是她师父澜默的屋里的东西也不少,叫上名,叫不出名的,她数都数不过,只是还从没见过这么只长相奇特的金虫。

这只金虫,长着蜜蜂的脑袋,蝴蝶的翅膀,甲虫的身体。遍身金灿灿的,似乎被镀了层金薄,有点像传说中的金蝉,只不过个头比金蝉要小些。

对着只昆虫,即便它长相特别,体色好看,晨夕也难生出太多兴趣,只稍一会就移开目光。

傲易瞧准她的心思,嘴角牵牵,冲金虫道:“金谛,可喜欢这位姐姐!”

那小金虫立马从傲易手中飞出,围着晨夕打转,继而停在晨夕肩头,嘤嘤嗡嗡地叫起。

晨夕被个小昆虫吵着,不耐烦地挥手。这只金虫瞧准她那只葱白玉嫩的手指伸出来,嘴角逸出一丝笑意,冲着手旨狠狠啃上一口。

钻心的刺痛让晨夕忙腾出另一只手,将这只可恶的小虫迅即拍开。

她这一掌掌风凌厉,疼得这小家伙直龇牙,瘪瘪嘴,委屈地望着晨夕。

傲易见之将地上的金虫拾起,小心翼翼地将它托在掌心,用指头逗弄着它的脑门,笑道:“金谛啊,你已与晨夕结下血盟,往后就是她的灵宠!不可忤逆主人!”

金谛点点头,忧心地望着晨夕,见晨夕并不搭理自己,嘴一瘪,泪眼婆娑起。一排浓密微卷的羽睫忙耷垂下。

晨夕这才发现,这只金虫居然是只母的,看她这调皮撒娇样,像个受不了委屈的小姑娘。

对于灵宠,晨夕并不陌生。在她原先的社会,可没少看过玄幻。

没想到她也有了只灵宠。只是不知这只虫子有什么特别的?

“有什么特别的?”晨夕开口道。

傲易闻之笑起:“这可不是一般的灵宠,乃谛听之王!”

“啥,这么小的东西居然是谛听之王!”晨夕不敢置信,连连掏掏耳朵。

谛听,可是地藏菩萨经案下伏着的通灵神兽,能通过听来辨认世间万物 尤其善于听人的心。身形么,怎么的也不会是这么小萌可爱样,那可是地藏菩萨的坐骑,个头自然不会小。

晨夕不屑地哼起。

金谛听得出这位新主人分明是瞧不起自己,身躯一晃,顿时身形大同麒麟,一身金甲闪闪,清透的羽翼扇动间,如同一幕幕轻纱拂过,好不威风,好不神气。

瞧着这忽然变大的灵宠,晨夕适才相信确实得了个宝。

金谛见自家主人不再排斥自己,适才收回身形。蹦跳着窜入晨夕掌心中,用它柔软的头颅触碰着晨夕娇嫩的掌心。

卖萌可爱样,让人狠不起心赶她。

只听她软糯地道:“主人姐姐,可是喜欢金谛了!”

晨夕瞧着这么可爱的小不点,没心情与它再闹,随便点了下头。

澜默瞧着时候不早,又折回来看晨夕,不想撞见晨夕与傲易正在逗那只谛听王。心里不时生起一股别扭,三步化作两作,步至两人跟前,将两人生生隔开,继而素指一挑,将晨夕掌心里的金谛拎着翅膀提起。

“这么好的东西,早该拿出来孝敬下为师才是!”

傲易一怔,知道自己的师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自然是好东西才要给晨夕的,这六界仅此一只谛听王,还是他当年随帝君前往“神羽虚境”祭祀时,偶然所得,可谓宝贝得紧,这些年一时不离身,今知临别将近,才不得不忍心割爱。

现在拿出来不过是讨晨夕开心,没想到倒被师父撞了正着,忙笑道:“师父医术了得,又有神龙甲在身,早是金刚不败之躯,哪里用得着一只灵宠来保护!”

澜默被傲易说得身躯一顿。

这小子,倒是对自己知根知底,连自己有神龙甲这种事都知道,果然帝君耳目众多,不若小瞧。好吧,算他败给这小子了!

神龙甲乃青龙族至宝。传言天地伊始,四大神兽分别驻守神界四方,这四大神兽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

待天地分明,混沌化去,神界渐渐有了自己的守护神,四大神兽相继归隐,各自据一方。后来为抵御魔界的侵扰,这四族渐渐都炼至出本族至宝,分别为青龙族的神龙甲、白虎族的虎刺、朱雀族的凤火珠和玄武族的玄盾。

千万年来,四大神族相安无事,直至那位守护神羽化,守护神一位空虚,这四族为争夺守护神位置,相互厮杀算计,不想最后却被后来者继上的帝君一举擒下,被剥夺守护神兽身份后,分居一方。

青龙族在遥远的东方,白虎在西方,朱雀在南,玄武据北,四族相距甚远,均被帝君所控,到也相安无事了百万年。

澜默出生时,青龙族天生异相,有九条金龙虚影,围绕在他母妃的寝殿上方。族长预言,青龙族将出一位杰出人物。

所以他一出生就格外深受父君喜爱,硬是将青龙族至宝神龙甲戴在了身上。

这神龙甲实为一件肋甲,穿着刀剑不入,神火不近……却不知为何一旦穿上,就同皮肤相连,再脱不下。

澜默抚着身上那张刀剑不入的神龙甲,感概颇深。

他想,要是父君,知道他是这般不争气,不但没将青龙族发扬光大,还一直在外晃荡,不知会不会从棺材里跳出来,一掌拍死他。

想到这澜默微微叹气,大绝对是念到有许久没回家了,这一念动下,竟有万千思绪在心口萦绕。

傲易的话说进了澜默心底。可他到底是长辈,面上的功夫这些年也不是盖砍得,折扇一拢,敲着傲易的肩头道:“帝君他老人家到是没白疼你这孙儿,相比你那不成气的老爹,你倒是争了口气!可喜可贺!”

这话一出口自是揭了傲易的伤疤。自知辱师在先,忙赔礼道:“多谢师父这些年来对徒儿的悉心教诲,今日请受徒儿一拜!”

说时恭敬地冲澜默深深鞠起躬。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感谢亲们支持,今日到此了哈!

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